柔弱无骨的手指搭在他的肩膀上,双腿岔开在谢淮左两侧,身T往下虚虚地坐在他的腿上,x脯靠近贴在他的x膛前。

    跟之前不清醒的时候不一样,为了达到某些目的,喻理极尽妖娆地g引着他,眼神魅惑,直gg地看着他。

    “对啊,发SaO了,你要给我治疗一下吗?”喻理用嘴唇轻轻地碰了一下他的脖子,如愿地看到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轻笑一声,嘴唇慢慢往上,最后停在了他的嘴角处。

    “谢淮左,你想亲亲我吗?”

    话音刚落,谢淮左就捏着她的后颈,微凉的嘴唇贴过来,和她滚烫的舌头碰到一起。

    相b起他的生涩,喻理就显得有经验多了,g着他的舌头到自己嘴巴里x1咬,舌尖交缠,涎Ye从两人的嘴角流下来。

    谢淮左学得很快,抱着她坐到自己腿上,更深的吻她,到后面已经分不清是谁在主动了,空气里都是暧昧的气氛,眼看着下一秒就要滚到床上去了。

    “嘎吱”一声,门突然被推开,谢淮左舌头还没来得及从喻理的嘴里出来,就被谢竹西看了个正着。

    谢竹西冷笑一声,“发情能注意一下场合吗?”

    实在是觉得眼前的画面有些难以入目,他仍下这句话就出去了。

    谢淮左扶着喻理的肩膀,单手扶额,声音压抑,“对不起喻理,今晚丧尸突袭,竹西可能需要帮忙,我先出去了,你别乱跑,注意安全。”

    抱起喻理放在床上,谢淮左狼狈地离开。

    一个晚上对着喻理发了两次情,谢淮左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么离谱过。

    “挺好,看来异能没影响你的X能力。”谢竹西YyAn怪气道。

    “发生什么事了?”谢淮左跳过这个话题。

    “丧尸来的太多了。”

    两人站在窗户边,看着源源不断地丧尸涌上来,密密麻麻的散发着令人作呕的味道,谢竹西先前设置的屏障眼看着就要被打破。

    谢淮左见状,赶紧试用异能,攻击前面的丧尸。

    杯水车薪,两人的异能是在末世刚刚到来的时候就觉醒了,虽然时间不长,但是二人的能力很强,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棘手的情况。

    “这样不行,丧尸闯进来是迟早的事,我们得离开了。”谢淮左神sE不太好看。

    谢竹西点头,不忘嘲讽他,“别忘了带上里边那位。”

    谢淮左脸sE一僵,他今晚对人家做了挺过分的事,实在没把握再碰到她的身T不会有什么反应。

    可是想到那凸起明显的J1a得他沉迷的樱唇,和她柔若无骨的双手,谢淮左清晰的感受到自己并不想让谢竹西照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