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锻文学>竞技网游>All Ike cp向停车库 > 【SuIke】教堂R-18
    Ike站在牧师台前聆听祷告者的祷告与忏悔,直到最後一个人结束时时间已至h昏时分,Ike闭眼伸出两指r0u了r0u眉心,眉间是散不去的疲倦,仰头对天长舒一口气,正想感慨一下工作不易时,耳边却传来一道不那麽应景,甚至算得上煞风景的嘻笑声。

    「今天有12个人啊,神父应该不介意再多我一个吧?凑个数字吉利,13这个数字就很不错,你说对吧?Ike~」上扬的尾音平添了一分蛊惑。

    「……你又来这做什麽Shu,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我记得我早就说过了。」Ike蹙了蹙眉,又来了,眼前的人,不,非人类,或者说…应该称呼他为————恶魔,一年多前因为一点意外偶然认识这只自称ShuYamino的恶魔後,他便日日造访教堂,不是说恶魔会畏惧这种神圣的地方??果然传言害人。Ike止不住的吐槽,对这只屡劝不听的恶魔,Ike说话的语气也愈发冷y,他怎麽也想不明白这世上怎麽会有如此愚蠢的恶魔,将自己暴露在圣地,还是其实对方就是个受nVe狂?

    「不是喔,我是为你而来的。」熟悉的嗓音猛的出现在耳畔,Ike浑身一机灵,这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被压在所站的牧师台上,对方手指正暧昧的在他身上四处探索,像是在找些什麽,Ike双眉紧蹙,用力的朝对方x口推去,却赫然发现对方丝毫没有被影响,连移动半步都没有,反而像是兴致更高了些?突然,Ike浑身一僵,口中泄出一声来不及咽下的SHeNY1N,Shu像发现了新玩具,一双漂亮而又妖YAn的紫眸微眯,添了几分兴奋之sE,美则美矣,但其中隐藏的危险只有亲身经历被这双眸盯着的人才能发觉了。

    Shu不紧不慢的将手缓缓自长袍下摆探入…

    「唔、手、手给我拿开!」温热的手掌抚过带起细密的痒意,引起Ike阵阵战栗,Shu并未理会对方的喝止,对於现在的他而言不过只是增添一点情趣罢了,恶魔这种族向来忠於自我,并不会刻意隐藏或压抑自己的想法及慾望,Shu也没有任何想要隐瞒的意思,在他看来,他想吃掉Ike这件事他表现的很明白,这一年多来他从未掩盖分毫,是对方自己从来没正视过他的,自然也就不会在意他在做什麽或说什麽,现在,他不过是在享受属於他的「果实」罢了。

    「嘘……门没关喔,难道Ike想被其他人听到吗?被人看到平日里连长袍扣子都扣到最高的Ike神父,此时被一只恶魔压在身下,衣衫不整,面sEcHa0红,口中发出好听声音的画面吗?」Shu伸出食指抵在Ike红润的唇上,亲了亲他嘴角,低声笑道。听闻此言,Ike登时噤了声,一双眸又羞又怒,却不再发出声音,只怕真的被人听了去,殊不知早在进门时Shu就已顺手关上门,顺道在教堂四周划立一道结界,阻隔内部的声音,意思是,就算Ike叫的再大声,再Y1NgdAng外界都不会有任何反应,更遑论听见,Shu之所以这麽说不过是想逗逗Ike,观察他可Ai的反应罢了??。

    Shu没有将对方碍事的衣袍撕碎是为了满足他的恶趣味而已,他将Ike的袍子撕开一角,尖锐的指甲顺着裂痕向上,随着他的动作衣摆的口子越开越大,直到腰际,对方如玉般的长腿彻底暴露在他的眼下,白皙的腿在黑sE布料的衬托下更显sE情,Shu感受着手掌下滑nEnG的触感,手指不过轻轻一掐就出现的红痕,眸光又暗了暗,似是下一秒就要将人吞吃入腹,Ike迎着那人的目光生平第一次感到了名为害怕的情绪,闭了闭眼将头偏过去,不愿再与他对到眼。

    「Lookatmyeyes,Ike,mylovelylover.」捏着对方的下颔b迫他转正,直接吻了上去,舌尖强y的撬开他的紧闭的唇齿,充满侵略X的掠夺着Ike的呼x1,却又极其温柔的T1aN过他口中的每一处,Ike被这般强势又温柔的动作Ga0的晕乎乎的,在对方放开他时只能大口大口地呼x1着新鲜空气,舌头sUsU麻麻的,露出一截红舌在外,似乎是收不回去,Shu见此又凑上去hAnzHU那截软舌,再次吻了上去,这次倒算得准,不待Ike缺氧就放过了他可怜的唇,被这样摁着亲了两回,Ike本就红润的唇反S出光泽,像果冻一般,不自觉让人想嚐上一嚐,目光变得迷离,白皙的脸蛋浮起一片红云,这般姿态看起来是愈发明YAn动人。

    Shu不再拖沓,手下一用力,Ike的里K就成了一滩碎屑,伸出一根手指探向了底下隐秘的小口,那里很紧,好像用力点就会受伤,但Shu没有丝毫犹豫,径直闯了进去;第一次受到这种对待,强烈的异物感和不适让Ike忍不住哭喊出声,更剧烈的挣扎着要逃离,手指被紧紧包裹着,咬的Shu头皮发麻,强忍着想直接贯穿他的想法,压着慾望探入第二根手指,再来是第三根…

    「要是不好好扩张,你这张小嘴要怎麽吃下我的东西呢?我可不想让我的宝贝受伤,但若是再这样乱动,难说我会不会直接进去,然後会顶到Ike的…这里。」暗哑的嗓音在Ike耳畔响起,随着解说,Shu的另一只手缓缓滑至他的下腹,轻轻按了按,上挑的眼尾充满了诱惑。「啊啊…Ike想不想试试y纹?会让你很舒服的呦,在这里、这里……还有这里都印上,会舒服到疯掉的哦,Ike还没试过对吧?不过这个是会上瘾的呢,才第一次就先不弄了,没关系,等下一次,下一次就让IkeT验看看,你肯定会很喜欢的。」

    「嗯哼…啊、不要…我不要……」Ike紧紧抱住对方的手臂疯狂摇着头,Shu偏头思索了一下,尔後笑了起来:「Ike是说不要下次?还是…不要手指了?」

    「呵呵…应该是不想要手指了对吧?Ike的里面好软,像蒟蒻一样,而且x1的好紧,差点cH0U不出来呢——你看,都成这样了,明明Ike就很想要不是吗?」「不、不是……!是...是你……哼嗯、啊、痛!?好痛…你出去、你出去!不…要进来…嗯啊!」Ike实在讨厌极了眼前这个恶魔此时笑脸盈盈,一边将沾满他TYe的手指伸到他面前让他T1aN掉,一边说着浑话的模样。忽地,底下小口被一个y挺且温热的物什抵住,还来不及阻挠,便被擅自突破边境,闯入那隐秘之地,Ike痛呼出声,疼痛让先前Shu制造起的快感如cHa0水般涌退,眼泪同断了线的珍珠顺着眼角滑入双鬓之间,Shu双眉紧蹙,他也不好受,因为痛楚R0Ub1SiSi的绞住他的那物,冷汗滑过俊美地如同经过造物主JiNg心雕篆的侧颜,沿着下颚线最後没入衣襟间。

    「嗯哼……Ike…放松点,我被你咬的动不了了,就这麽喜欢我的这东西吗?嗯?」一声不可查的闷哼自Shu紧抿的唇间溢出,缓了好一阵挺过被紧箍着带来的快感,g起唇角漾开一抹笑,调笑的声音带着几分克制的慵懒,暗哑的嗓音钻入Ike耳里,在此刻显得格外X感撩人,敏感的耳朵被这麽刺激,引起他的身T微微地颤栗,耳根通红一片,Shu的眼神从未离开Ike半步,自然也注意到了他的异样,眼眸弯了弯,无预兆的开始挺动腰肢,反驳的话未出口就被撞成了碎片,到口的单词出口却变成一声声不成调的SHeNY1N。

    FaNGdANg又克制,这两个截然相反,甚至自相矛盾的词汇用在此刻的Ike身上却如此地相容,平日里被认为高贵圣洁禁慾的神使,此时神袍却向两旁开了极大的岔,白皙修长的腿一只攀在男人劲瘦的腰上,一只被男人牢握在掌中,高高抬起,总是拿着圣经的手正紧抓着牧师台的桌沿,案上放着的书册不知何时早已掉落在地,无名的风带起轻薄的纸张,一页页地翻动,最终定格於一张图画,上头画着一只长相丑陋的怪物,长着一对犄角,背後绽开两只巨大的翅膀,与神话中天使覆满柔软羽毛的翅膀不同,怪物的翅膀看起来尖锐危险,旁边详尽的记载着这种生物的起源由来,在故事的最後注记着牠到如今为人所知的称呼————恶魔。书中记载的恶魔冷血薄情,最喜玩弄人类,再以最痛苦的方式将其折磨至Si;但眼前叫Shu的恶魔却是有些不同,他多情浪漫,一年多的时间,不论是娇nEnG的花朵还是情话,总挂在嘴上一遍又一遍的凑到那人跟前说着,即便被一遍又一遍的拒绝,仍然不厌其烦,至於玩弄和折磨……眼下的情况很难定义是否是一种折磨跟玩弄…?神袍上的扣子被解开,随着动作滑落至肩头,lU0露的肌肤无一不漫上情慾的红,h绿sE的美眸盈满泪水,泪水彷若断线的珍珠不停地掉,模糊了眼中sE彩,口中SHeNY1N没了早前的克制,染上哭腔的声音更加刺激身上那人的X慾,那人轻轻吻去他的泪珠,在各处烙下一个个嫣红的吻痕及咬痕,上半身有多温柔,下半身就动的有多狠,每一下都进到最深处,次次都只退一点点,再用力顶入,也有时会恶趣味的在Ike即将要到顶时猛然退出,在入口磨蹭着不肯进去,直到听他哭喊着他的名字让他进去时再全根没入,这时Ike总会爽的全身颤抖,仰着脖梗交代在两人小腹间,而男人并没有给对方太多缓冲时间,他展露出原本的型态,一双泛着妖异的紫的巨大翅膀出现在男人背上,灵活的尾巴缠上对方尚疲软的物什上,尖端对准尿道口不断戳弄刺激着,还在不应期的Ike感官上还十分敏感,被这样作弄很快那处便背叛了他的意志恢复JiNg神,Ike剧烈的挣扎,摇着头想要逃离,但很显然Shu是不可能这麽轻易就放过他,双手抓在他的腰上将其拽回来,向下一摁,顿时进入到更深的地方,Shu不轻不重的按了按Ike微微凸起的小腹,低声笑道:「Ike感受到了吗?我在这里喔,到时候这里……就会怀上宝宝,给我生个小宝宝好不好Ike?Ike——~」

    虽然知道不会发生,却还是忍不住想像自己怀了胎的样子,宝宝会像Shu一样拥有一双魅惑人的紫sE瞳孔,还是像自己一样有着漂亮的h绿sE呢…?如果是Shu的宝宝,会不会像他一样有一对翅膀…等等,他在想什麽?!Ike发现自己在想什麽赶紧回过神,将一只脚抵在对方肩上,yu将人踹开,但他高估了自己,棉软的四肢生不出一丝力气,踹人的力道更像是娇嗔,Shu反握住他的腿,在大腿内侧啃舐,留下密密麻麻、一个又一个的牙印,像是打上了专属的标志一般,Shu看着自己的杰作很是满意的点点头,目光沉沉地看向Ike,Ike顿感不妙。

    「等、等等,你别、嘶…你是狗吗?等…我真的不行了……Shu?Shu?!」

    Shu充耳不闻,重新倾身覆了上去,肆意啃咬着他的唇,相较前面,很轻易地就撬开了Ike紧闭的牙关,彼此唇舌交缠在一块,不久前的情事余韵尚未完全消退,现下被这麽一g,刚压下的火苗隐隐有了冒出头的迹象,很快Ike便浑身发软,再生不出一丝力气反抗,直到日光升起前……这场属於恶魔与神父的斗争恐怕是不会轻易结束。

    後来镇上广为流传的一则传言,每到午夜十分,路过教堂前,总能听闻无人的教堂内传来断断续续的呜咽声夹杂着颤抖的求饶声,当有人好奇心驱使之下推开大门时,却只看见平日温文尔雅的神父伫立於牧师台後虔诚地望着高悬的十字架祷告着,月光透过彩窗玻璃在他的面颊上洇染出一片淡淡的红,再後来听人们说,这是作恶多端的恶魔受到Evend神父惩戒而痛苦求饶的声音。

    你怎麽又来了?

    来见你。

    那你见到了,赶紧滚。

    不,我就在这。